当前位置: |  钱塘理论>网上学习论坛>
沈昌文:一个极其爱书的人
发布时间:2021-01-12 星期二   钱塘理论   来源:杭州日报

一个人,一个极其爱书的人走了。

1月10日,著名出版家、文化学者沈昌文先生在睡梦中安然辞世,享年90岁。

归去来兮!“今朝折得东归去,共与乡闾年少看。”

沈昌文1931年9月26日生于上海,最早在金银首饰店当过学徒,是个初中都没有读完的“小伙计”。1951年他从出版社校对员起步,到了1986年1月出任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兼《读书》杂志主编,直到1996年1月退休。

这个“小伙计”个子不高,后来的一生是被书给垫高了。

公众知道“沈从文”的人多,知道“沈昌文”的不多。沈昌文爱笑,一直是个好玩、快乐的人。他是一帜独树的出版家、编辑家,是中国出版界的灵魂人物,他以三联书店“一把手”和《读书》杂志主编名世,是一个真正极爱书的人。

爱书,编书,写书。1986年1月1日三联书店恢复独立建制,让沈昌文去领衔。那时,沈昌文有一个大手笔,就是请一位香港作家修书一封,然后攥在手里跑了一趟香港,专门拜访金庸先生,一谈而成,出版了金庸的武侠小说全集。彼时他还最早出版了台湾蔡志忠的漫画。出版社喝了“头口水”,书籍风靡一时。

沈昌文接手主编《读书》杂志,《读书》讲真话、说人话,关怀文化现状,关切社会命运。沈昌文追的是“扎实的根基”,求的是“透辟的研究”,爱的是“货真价实的学问”。《读书》亦庄亦谐,亦大亦小,亦杂亦精,雅俗共赏,被称为“不是书评的书评”“不是学术的学术”“不是文化的文化”“不是消闲的消闲”。其版面设计,也是“大大方方,干干净净,整整齐齐,老老实实”,自成一格。

写书,最无声的创造;读书,最安静的自由;编书出书,则是最无私的摆渡。沈昌文爱书爱作者,把一大批作者拢在身边。他广交朋友,常常主持饭局,饭局上的老作家新作者,思想和美食一起“落胃”。在这里,不存在“湖蟹看不起溪蟹,溪蟹看不起河蟹,河蟹看不起江蟹,江蟹看不起海蟹,海蟹看不起湖蟹”。他心心念念的是,组稿比编稿更要紧。

沈老老了之后仍然是个“老顽童”。他可谓是“望之和,即之温,听其言也趣而乐”。比如,他竟然把一生的编辑出版经验总结为这样20个字:“吃喝玩乐,谈情说爱,贪污盗窃,出卖情报,坐以待币。”“吃喝玩乐”,是老要请作者吃饭,讨得作者欢心。“谈情说爱”,是“有情有爱”地跟作者建立良好关系,组到最好稿件。“贪污盗窃”,从作者身上看到最新研究成果,挖掘无形资产,拟定出版计划。“出卖情报”,是把自己掌握的信息资源充分利用起来,帮助出版界同行。“坐以待币”就很清楚了,报销应有的费用,写稿有稿费单飞来。

沈昌文,其人如文,其文如人。他的“读书”妙笔、他的“昌文”篇章,总是那么旷达冲淡、飘逸流动。

“唯有王城最堪隐,万人如海一身藏。”沈昌文的一生,静静地“以书昌文”,一如其名;他尽心竭力,一步一步前行,简直就是老牛犁地一样的传统。

“天之生人也,与草木无异,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,与草木同生,即不与草木同腐。”这是清末民初实业家张謇说过的话。出版当然是“有用事业”之一,出版人要想不与草木“同腐”,就得做到最好最优秀。老一辈的出版人虽然逐渐凋零,但是他们的风范依然是后学的标杆。

作者:首席评论员 徐迅雷   编辑:吴阳杰
相关阅读:
    相关阅读:
      [上一篇] 压实
      杭州市委宣传部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      联系电话:85251697、85251667  传真:85251637 电子信箱:xcb@hz.gov.cn
      主办: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理论(党教)处 承办:杭州网